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53、重修写了(1/2)
长公主穿成女配后高调出道了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当纪揽月的实力强劲深入人心后, 所有人都觉得第一是她的没跑了。

  舞台上的她光彩夺目,就算是跟人一组, 也像其他人有壁一般,让人目不转睛。

  决赛前的这段日子,十八个人很辛苦。与前面几次表演不同,这回要准备的东西很多。

  个人一分钟舞台展示、小组曲目、二次表演曲目、成团新歌,四个舞台,最后再加上一个全员一百位的主题曲合唱。

  原先只用准备一首歌, 中间虽然会有节目组安排的其他小活动,但总的来说,时间还是比较宽松的。

  起码剩下来的这群人,能睡个好觉。

  而今, 时间越发不够用,强度又很大, 不止一个人犯病了。

  纪揽月这才知道, 有许多人因为常年的活动和练舞,腰伤、腿伤不断,还有不小心扭过脚踝的,这一次也复发了。

  纪揽月“……”

  相比而言, 只是暴瘦的纪揽月, 实在是健康得不得了。

  ·

  纪揽月正在看流程单, 这里所有的一切对她来说都很陌生。

  也是有趣的。

  流程单跟她曾经见过的宫宴单子还不一样, 这上面列了表格,前面是时间段, 后面是紧挨着的各个颜色分区,格子中写了内容。

  比如该轮到谁的表演了,主持人会说什么话, 选手要怎么表达。

  都是基本固定的。

  又因为是直播,各个环节掐得很紧,生怕哪个流程没有卡上。

  “直播时候是不修音的,揽月,你的优势到了。”连寒松抱着一盒奶在喝,凑到了纪揽月身边。

  她们四人宿舍算是最好的了,没有人淘汰,隔壁a班宿舍里的人来来去去,还有一个在上周爆冷被淘汰。

  纪揽月看向连寒松“修音?”

  她一直不知道这点。

  连寒松淡定地吸了一大口,然后说道“对啊,播出时候都是要修音的,所以观众们见到的,都是快乐的我们!”

  以及,快乐的导师。

  纪揽月回忆了一下,她想起来了曾经某几个瞬间,有导师默默地将手放到了她们的耳返上。

  那会儿她没在意,虽然不懂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,但是人嘛,无知无畏最开心。

  她不懂的事情多了去了,要是

  一个个揪着不放,早把周围的人烦死了。

  连寒松“也没办法,你看现场,最初来的一百个人里,说是千挑万选出来的,实际上都是各大公司选送。水平有高有低,站着唱歌也就算了,跳起来的话很容易跑调。”

  这又不是隔壁国家的练习生,他们要求相对严格一些,早起的一代二代团,那真的是男女出道团的天花板了。

  ——是连寒松个人感想。

  “现在啊,都知道娱乐圈赚钱,哪怕是最边缘的,接一个活动也比得上普通人家一两个月的收入了。”连寒松不知道想起来了什么,感叹道,“就业艰难啊!”

  十八线小明星为自己没有通告而揪心,有人说看着存折上不足一百万,就感到自己的无能为力。

  可有六亿人月薪不足一千,一百万,那于很多人而言,是十年的收入了。

  连寒松低下头,将喝完的软装牛奶盒子挤瘪“我有一个认识的朋友,糊豆,参加了一个综艺常驻,唔,挺糊的综艺。一期下来也有六十多万的通告费。”

  她扭头看向纪揽月,舞台上的射灯在不断地转换,调整着寻找最佳角度。

  有一抹黄色光朝这边而来,落在了纪揽月身后,替她镀上了一层金黄。

  连寒松蓦地笑了出来,带着些落寞“有时候真的很无助,不知道这里是对是错。”

  纪揽月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有了这样的感想。

  连寒松“这个节目要结束了,不确定会不会出道,其实我早就出道了。来这里,很多人喊我回锅肉,我都知道。”

  回锅肉,原本是一道菜,现在是有些人以鄙夷态度来嫌弃参加选秀类比赛过多的小明星。

  糊豆嘛,很糊的爱豆。

  纪揽月“你ra很好,我很喜欢。”

  她突然这么说,连寒松愣了下,不由自主地抬高了视线,跟纪揽月对视。

  纪揽月不是很会夸人,或者说,她不是很会真情实感地夸人。

  装样子蹦出来几个四字成语,那于她而言是没有什么困难的。

  可恰恰是最简单的夸赞,让她有些伤脑筋。

  顶着连寒松期待的目光,纪揽月顿了顿,说道“你就算是ra,也能让我听清楚说了什么,很优秀。”

  连寒松“……”

  “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她突然一阵笑,腰都直不起来了。

  纪揽月懵逼看着情绪陡高陡低的连寒松,不知所措。

  “哈哈哈哈,”连寒松试图憋笑,未果,干脆笑了个爽,这才跟纪揽月说,“我真的,头一次听人夸我ra好是因为吐字清晰。”

  有时候语速快,确实是会影响到听众分辨能力的。

  但并不是所有的raer都只会含糊不清地唱,有些在freestyle怼人的时候,能让对方听得清清楚楚。

  连寒松摆摆手“算了算了,我知道你的意思。”

  纪揽月“啊……”

  两人也是趁机聊天,连寒松本来是跟纪揽月多说说话放松一下,没想到一下子就扯到了哲学领域我为什么要这样做,我这样做是有意义的吗?

  探讨人生的时候,总是会显得有些奇怪。

  不然她也不至于情绪突变。

  那边有人招呼她俩再一次彩排,连寒松拉了下纪揽月的胳膊“走了走了练走位去了。”

  她伤心来得快,消失得也迅速,转眼就是一个直爽向上的姑娘了。

  纪揽月“哦。”

  ·

  纪长风、纪扬、冉凝心,三位都来了。

  《梦想绽放》租了五万人的体育馆,封顶式,包厢是在两侧半空中。<
为您推荐